返回首頁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出實策用實功 金融扶貧見實效

  2019年,脫貧攻堅工作進入了深水區,是實現戰略目標的關鍵一年。金融是推動脫貧攻堅的重要助力,對標對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決戰決勝脫貧攻堅任務目標,各金融機構均在奮力沖刺,出實策、用實功、求實效,全力以赴為打贏脫貧攻堅戰而努力。

  《金融時報》記者日前從多家銀行了解到,今年以來,各家銀行更加強調對金融脫貧的支持力度,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農村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圍繞提升基礎金融服務覆蓋面、推動城鄉資金融通等鄉村振興等重要環節,積極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方式,不斷提升金融脫貧的力度和水平。

  脫貧攻堅“實”字當頭

  當前,脫貧攻堅已進入到攻堅拔寨的沖刺階段,既有啃下“硬骨頭”的艱巨任務,也面臨邊緣戶返貧的現實壓力。為如期打贏這場硬仗,金融監管部門從今年年初以來,頻頻對金融脫貧工作予以重點提示,相關監管指導也不斷出臺。

  今年2月,由央行等五部門印發的《關于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中,提出金融精準扶貧力度不斷加大、金融支農資源不斷增加等目標。

  3月1日,銀保監會發布了《關于做好2019年銀行業保險業服務鄉村振興和助力脫貧攻堅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銀行業金融機構要進一步加大涉農貸款投放力度。

  5月份,人民銀行發布《關于切實做好2019年—2020年金融精準扶貧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切實做好2019年至2020年金融精準扶貧工作,引導金融機構加大扶貧信貸投放,積極引導定向降準釋放資金投向貧困地區;推動金融機構農戶小額貸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涉農貸款增量獎勵等政策落實,加大扶貧貸款貼息力度。

  業內人士表示,相關政策措施的出臺,對金融機構推進扶貧攻堅具有重要的指引和推動作用,特別是涉農貸款及扶貧貸款盡職免責制度、適度提高涉農貸款不良容忍度、涉農貸款及精準扶貧貸款享受定向降準和稅收優惠等政策措施,對金融機構開展扶貧工作給予“松綁”和優惠,讓金融機構一線人員可以拋開顧慮,積極工作。

  落實各項政策措施,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多家銀行將金融扶貧工作置于更高位置。例如,國開行表示,將加大產業扶貧、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補短板、定點扶貧、融智服務、扶貧干部派駐管理、消費扶貧、鄉村振興等方面工作力度,并提出2019年要完成精準扶貧貸款發放3000億元的目標任務。農業銀行也在年初表示,今年要強化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加大精準扶貧貸款投放力度。

  來自《中國銀行家調查報告(2018)》顯示,57.7%的銀行家表示將大力發展扶貧金融業務,精準助力國家打好打贏脫貧攻堅戰;38.4%的銀行家表示根據業務的風險收益情況,選擇性推動業務發展。

  對脫貧攻堅,越來越多的銀行機構拿出了扎扎實實的行動,用實功、出實招、見實效。上述調查顯示,目前,超五成的銀行機構已安排專項信貸資金支持(57.9%)和精準對接貧困戶并建檔立卡(52.9%);42.8%的銀行機構派駐掛職扶貧干部到貧困地區,進一步強化協同督導作用。

  攻克深度貧困“堡壘”

  當前,金融扶貧工作重心已從全面推動向更加聚焦深度貧困地區轉變。打好脫貧攻堅戰,關鍵是打好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關鍵是攻克貧困人口集中的鄉村,實現重點突破。

  位于贛粵邊界、海拔1741米華仙峰下的赤水村,是江西省省級貧困村之一,也是農業銀行的定點扶貧村。“上堡上堡,高山崠上水淼淼”的民謠,貼切地描繪了此地的山高溝深路難行,扶貧工作難度可想而知。

  “父親今年92歲了,身體硬朗還有高齡補貼,3個讀書的孩子享受教育扶貧政策,我們夫妻倆在家發展產業,各項幫扶政策應享都享。”精準扶貧工作開展以來,貧困戶賴復祿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前,體弱多病的賴復祿和妻子只能靠打零工賺點生活費,如今在各項扶貧政策的幫扶下,賴復祿一家開始種植藥材、柑橘、茶葉等經濟類作物,還得到了一個保潔員的公益性崗位,每月有750元收入。通過自身的努力加上政策的扶持,賴復祿一家年收入達到了3萬元,2018年正式脫貧摘帽。

  《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3年間,赤水村共享受上級各項扶貧建設資金1500多萬元,其中,農行贛州分行為村發展建設投入110萬元幫扶資金,完成了11條通組公路硬化、7個村民小組的集中供水、高效節水灌溉工程以及全村貧困戶土坯房維修加固、改廁、入戶便道硬化等工程,基礎設施建設得到了較大的提升。此外,農行還派出駐村工作隊,安排50余名干部開展結對幫扶,為貧困群眾解決生產、生活上的各種困難。

  賴復祿和赤水村的扶貧故事,是金融機構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縮影。《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多家銀行業金融機構還因地制宜采取了差異化的信貸政策,如合理調整內部授權與績效考核、適當延長貸款期限、穩妥辦理無還本續貸業務、適度提高創業擔保貸款貼息額度等,深入推進深度貧困地區的脫貧攻堅。

  在金融機構的共同努力下,目前,深度貧困地區的農戶貸款可獲得性、貸款覆蓋面、貸款金額均較之前有了大幅度提升。

  把產業扶貧推向新高度

  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是多年來阻礙廣大貧困戶脫貧致富的“痛點”,也是我國金融扶貧工作中的難點。瞄準“支持一個產業、繁榮一片區域、帶富一方百姓”,各家金融機構不斷創新特色產業帶動模式。

  如在水力資源豐富的地區,平安銀行創新推出“水電貸”,瞄準部分貧困地區的水力資源優勢,將當地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2018年,平安銀行向云南恒安電力工程有限公司發放了1.3億元“水電貸”產業扶貧資金,用于支持國家重點扶貧的昭通、西雙版納地區水電站建設運營。該項目以農村水電站為核心,統籌企業、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及村民等各方利益,探索出“市場化運作、貧困戶持續受益”的水電扶貧新路徑。

  在國家級貧困縣——河北武強縣,農行圍繞特色奶牛養殖業打造“富源模式”:即縣政府拿出2000萬元扶貧資金,扶持4000名貧困戶成立專業合作社,并與蒙牛集團下屬企業富源牧業公司簽訂合作協議;農行向富源牧業發放貸款5000萬元,支持企業發展奶牛養殖業;4000名貧困戶獲得穩定的資產收益分紅,同時富源牧業通過安置就業、原材料收購等方式帶動466戶貧困戶增收。

  發展產業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業內專家建議,未來金融機構應將金融資源與產業政策、財政政策、扶貧政策等繼續有效對接,深入挖潛貧困地區資源產業稟賦,以特色產業鏈條上的骨干企業為抓手,通過打造專屬產品、提供綜合服務,批量帶動從事相關產業的貧困農戶增收致富。

責任編輯:李柳嘉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