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專家觀點CURRENT AFFAIRS
專家觀點 / 正文
中國經濟“減速增質”進行時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一、二、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分別為6.4%、6.2%和6.0%。中國經濟在國內外經濟形勢不確定性增多的大環境下守住了“6%”的底線,其中“穩增長”顯得彌足珍貴。從投資端觀察,傳統制造業的低迷掩蓋了高新技術制造業的逆勢增長,房地產投資在嚴監管態勢下仍能保持平均10.7%的高速增長。從消費端觀察,整體消費結構的趨勢性變化,也同樣出現在美國“減速增質”時期。觀察出口端,雖受貿易摩擦影響,但中國對貿易順差的依賴度在逐年下降,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也將進一步弱化外部“黑天鵝”事件的沖擊。在“減速不減勢”的格局下,經濟“增質”的轉向將在長期映射出中國經濟的上行趨勢。供給側的全要素生產率不僅在要素配置的效率上獲得改善,也有望依靠科技進步的速率打破上限。展望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將更多由內部發展需求確定,增速目標也更注重保持在合理區間。

  減速依然可控,外部沖擊下凸顯內生韌性。2019年是中國經濟增速邁入“6”時代的第5個年頭,外部沖擊讓本已放緩的經濟表現再添壓力。不可否認,已持續一年有余的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經濟產生了不容小覷的影響。從生產到生活,從PPI持續低迷到CPI一路走高,皆埋藏著這一外生沖擊的影子。出口限制顯性惡化了制造業企業的生存環境,而進口壁壘則隱性提升了消費者的物價水平。在當今全球價值鏈耦合嵌套的環境下,貿易摩擦對中美雙方乃至全球的影響都將發散而漫長。曾經歷陣痛期的經濟結構轉型初見成效,增強了中國經濟抵御外部沖擊的抗壓性,讓原本正進行的“減速”過程在貿易爭端環境下仍處于可控范圍。

  從投資端看,制造業整體下滑的背后是不同細分行業的走勢分化,在“房住不炒”的嚴監管態勢之下,房地產投資增速仍有一定韌性。受貿易摩擦影響,中國的傳統制造業強項均在年內不斷走弱。紡織業投資累計同比增速由年初的17.8%一路走低至-8.2%,食品投資增速也邁入負區間。但與之對應,計算機、電子等高新技術產業同比增速開始平穩回升,9月份達到11.6%。同時,房地產作為居民資產配置逾50%的重要支柱,在地產融資收緊、棚改刺激減弱的結構性改革之后,1至9月份的投資平均增速仍維持于10.7%的高位,高于2018年的7.7%。

  從消費端看,消費結構的優化將強化未來內生增長的持續動力。汽車消費的持續低迷是拖累今年消費的主因,但觀察我國消費結構的變化,不難發現其正呈現美國“減速增質”時期的相同態勢。2019年三季度服務消費占比上升至50.6%,首次超過貨物消費,且自年初以來其趨勢性變化就已形成。在豬肉的反常通脹下,非耐用品消費占比仍未減下坡之勢,1至9月份耐用品消費(汽車、珠寶、電器及通訊設備等)平均占比達40%。

  從出口端看,內生增長轉型助力進出口保持長期穩定增速,弱化外部“黑天鵝”事件可能產生的影響。1至9月份進出口貿易受拖累明顯,PMI出口訂單指數均值僅為47.1,但長期來看,這種影響將會逐漸消退。中國正從一個供應鏈單樞紐成長為“供應—需求”雙樞紐,雖然對美國有高額的貿易順差,但對“亞洲工廠”的多個國家卻是貿易逆差。“亞洲工廠”日漸成熟與獨立的產業鏈,或將在更大未知波動的情形下支撐起中國經濟的持續穩定增長。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在國際國內經濟形勢復雜多變形勢之下的“穩增長”,顯得彌足珍貴。雖然經濟增速不斷放緩,但剔除外生沖擊的影響,結構轉型的成效已經顯露,內生動力正在結構性、高質量支撐起中國經濟的“速度”。從領先的金融數據觀察,今年1至10月份,企業中長期貸款需求正開啟弱復蘇。10月份新增企業中長期貸款(包括委托貸款與信托貸款)累計同比增長回升至29.6%。相較2018年的大幅走弱,2019年年初至今,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可見明顯改善。基于信貸對實體經濟的領先作用,2020年內生增長動力有望延續。

  增質已然轉向,供給側的全要素生產率提升。從供給側來看,增質的核心途徑在于經濟發展動力源的切換,即從擴大要素投入轉向提升全要素生產率。在決定全要素生產率的兩大層面,中國經濟的上行趨勢正在加速顯現。

  其一,要素配置的效率改善。提升全要素生產率,首要條件在于經濟機制能否充分釋放要素活力。2019年,貿易摩擦的外部壓力加快了中國經濟機制的內部改革。根據世界銀行和世界經濟論壇評估,在營商環境層面,2019年“東亞—太平洋”地區營商環境的改革大幅放緩,但中國推出的改革措施多達本地區的近四分之一,連續第二年成為全球改善幅度前十大經濟體;在綜合競爭力層面,美國失去全球第一的位置,而中國排名則保持穩定。全球亂局之中,由于更快推進的機制改革提升了要素配置效率,中國實體經濟對國際長期資本的吸引力相應增強,在東亞地區進一步累積優勢。2019年上半年,東亞地區FDI流入因貿易摩擦同比銳減21%,但中國FDI流入量同比反彈4%。

  其二,科技進步的速率提升。全要素生產率的當前水平依賴于要素配置,未來上限則取決于科技進步。當前,中國科技創新呈現“量效雙升”趨勢。數量層面,據WIPO測算,2019年在全球前100大科創集群中,中國擁有18個,數量僅次于美國,并且中國科創集群的科技產出增速大幅領先于全球其他國家。而據CB Insights統計,截至10月末,中國新經濟“獨角獸”的數量位居全球第二位。在效率層面,2019年中國科技研發的產出已經比肩德國、美國等發達國家,同時創新質量指數較高收入國家均值超出逾40%,但是所需的研發投入卻相對更小。因此,中國科創企業正在以產出/投入比率的優勢展現出彎道超車的趨勢。

  展望2020年,中國經濟將在“減速增質”的旋律中涌現更多可能性。“十年翻兩番”的目標下,2019年至2020年的平均所需增速約為6.1%。疊加人口普查后存在上調早年數據的可能性,政策層對未來單季度增速“破6”的容忍度提升。因此,中國經濟增速將更多由內部發展需求確定,增速目標也更注重保持在合理區間。在這一基調下,逆周期政策僅會階段性、結構性地發力。積極財政政策層面,全年地方專項債額度預計達3萬億元。在貨幣政策層面,上半年受到結構性通脹因素影響,定向降準可能將是貨幣政策的主要工具。預計下半年通脹將有所回落,MLF存在降息空間,全年LPR也因此有進一步下行的空間。

  (作者為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責任編輯:楊喜亭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 赚钱给孩子长大 土豆泥怎么邀请人赚钱 什么直播平台播电影赚钱 趣赢彩票苹果 既可以看书也可以赚钱的应用 水货行业什么最赚钱 微信要红包能赚钱吗 大众麻将手机免费版 现在玩什么股票最赚钱 人工作就是为了赚钱消费 手机麻将算赌博吗怎么判刑 如何提高卡五星技巧 医疗干什么行业赚钱 2014李逵劈鱼 达达赚钱钱跑腿 上海麻将百搭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