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穩定預期”勝于“優惠政策”

  日前,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原總經理、首席投資官高西慶在公開演講中表示,無論是什么樣的政策,都會有受益者,也會有不甚贊同者。但是,重要的是完善法治基礎,使市場可預測、可討論。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持不同意見者,也能在穩定預期下早做準備。

  對于穩定預期的重視,正在成為普遍共識。實際上,能否形成中長期的調控制度,而非左搖右擺、不斷變化的調控政策,正日漸成為考驗金融市場乃至各類市場穩定性的重要因素,同時也是個人投資者、機構投資者做決策的關鍵參考。

  今年兩會期間通過的外商投資法曾引發類似討論。有人提出,此前外商投資有“三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外資企業法和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為了鼓勵外商投資,此前特定條件下外商可以享受特別優惠,而如果真的按照外商投資法所提到的“國民待遇”一視同仁,那么外商實際享受的政策優惠反而少了。

  對此,全國政協委員、中信資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張懿宸回應,其實有些外商寧愿不要優惠政策,但求形成穩定預期。他表示,在一些領域,此前外商的確享受了超國民待遇,中信資本總部設在香港,也是一些政策的受益者。“但是,我在和一些國外投資者交流的時候發現,大家更期待外商投資法落地。盡管我告訴他們,國民待遇相對而言有時候并不劃算,但這些企業認為,所謂的優惠政策‘兩免三減半’可能是暫時性的。當外商打算建廠、投資的時候,他可能是沖著這個政策去的,但是過兩三年這個政策可能會變化。特別是很多時候優惠政策牽涉到地方政府,執行的彈性也比較大。因此,對于投資而言,最重要的是穩定預期。因此,有一部綜合性的、成型的法律是至關重要的。”

  由此可見,對于投資者而言,以法律法規來形成穩定預期的制度紅利,甚至更勝于階段性優惠政策“大禮包”帶來的“短期紅利”。

  金融政策、外商投資政策如此,其他領域亦然。比起此前各地競相出臺某種特定時間、針對特定企業的優惠政策,近年來更具吸引力、更具發展潛力的地區往往采用了另一種方案——系統性優化營商環境,為企業發展做好軟、硬基礎設施建設,讓其對長期、穩定發展抱有信心。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就曾直言,“比起給誰更多的好處和利益,更重要的是形成無差別化政策。”他解釋,明顯的政策偏向不利于社會治理,經濟效率會大打折扣,宏觀政策也可能會失靈。如果在一無所有的起步階段,政策優惠會起到一定作用。例如,改革開放之初,為了吸引外資,政府可以給出優惠條款。這是因為當時內部經濟主體沒有競爭力,甚至一些領域根本不存在,優惠政策不會引發失衡。而當前,中國GDP規模龐大,稅收、民營資本、國有資本體量也不容小覷。如果再厚此薄彼,就容易引發問題,也不符合高質量發展的要求。

  除了公平問題,還有效率和長期發展問題。實際上,如果各地競相出臺某種優惠政策,更可能激發的是尋租行為。企業可能為了適應政策或享受紅利,不斷地變換注冊地等等,最終影響企業的中長期發展、區域的產業建設,這種短視的行為最終會不利于經濟可持續發展。

  實際上,無論是監管政策、投資法律還是區域發展戰略,曾經迷信的“政策洼地”已經漸漸失去效力,更多地方開始轉向有中長期效力的制度建設。目前公認的幾個營商環境較好,對企業、投資者吸引力較強的區域,均是在人才滿意度、創新活躍度、投融資便利、優化企業服務等一系列營商環境方面出新招,而非以短期的“優惠小利”吸引投資,后者往往招來的是投機者和短視者。

  值得期待的是,隨著“穩定預期”尤勝于“優惠政策”形成共識,中長期的制度建設越來越完善,各地、各行業都將致力于在各自的比較優勢基礎上為各類投資者營造穩定的發展環境,而這將是公平、公正、高效競爭與發展的堅實基礎。

責任編輯:楊喜亭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