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我國綠色金融發展正從制度體系發力

  編者按 自“十三五” 規劃把構建綠色金融體系上升為國家戰略以來,我國綠色金融發展明顯加速,各種政策措施陸續出臺和不斷完善,國際合作有序推進,綠色金融產品種類越來越豐富,各種綠色金融市場實踐也在不間斷進行中。

  今天推出的這組報道,圍繞綠色金融主題,一方面從不同維度分析梳理我國綠色金融發展的現狀與趨勢;另一方面,選取兩家銀行機構有關綠色金融實踐的特色個案進行采訪報道,試圖從不同層面關注銀行業綠色金融發展脈絡和具體實踐,敬請關注

  綠色金融產品、綠色金融機構以及綠色金融體系是評價我國綠色金融發展階段的三個維度。從最新數據來看,我國綠色貸款余額占比已達到10.1%,我國綠色信貸已走向規模化發展。同時,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作為推進綠色金融發展的市場主體,“綠色化”發力明顯;另外,綠色金融制度創新持續加快,體系建設也在穩步推進。不過,在快速發展的同時,綠色金融的發展也仍然面臨著標準不統一、發展不平衡、內生動力不足、發展能力不夠等問題。

  業內專家認為,發展綠色金融的根本之處還在于對現有金融體系展開一場“綠色制度革命”。“綠色金融并不僅僅是某種金融產品的‘綠色化’,也不是某些金融機構的‘綠色化’,而是金融體系和金融制度的‘綠色化’。也就是要從環境保護和資源節約的角度出發,對包括資本市場在內的整個金融體系進行綠色再造,將其引向可持續發展的人類終極發展目標。” 復旦大學環境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表示。

  從目前來看,我國綠色金融仍處于發展初期,隨著我國綠色金融配套體系基礎設施建設的不斷完善,綠色金融發展繼續向縱深推進,綠色金融將不斷開花結果。

  綠色金融產品趨向多元化

  據中國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的測算,“十三五”期間每年需要的綠色投資規模大約在3萬億元,而政府出資只能占到10%至15%。如今,綠色信貸、綠色投資和綠色債券是綠色金融的三大主戰場。而隨著綠色發展理念的不斷深化,我國綠色金融產品規模不斷增長,并趨向多元化發展。

  從目前的綠色金融產品來看,綠色信貸仍占據絕對主導地位。如今,我國綠色信貸已走向規模化發展,所占比重突破10%。央行日前發布的今年三季度金融機構貸款投向統計報告顯示,2019年三季度末,本外幣綠色貸款余額9.85萬億元,余額比年初增長11.2%,折合年增長率約為13.8%,余額占同期企事業單位貸款的10.1%。

 

  與此同時,隨著我國資產證券化市場規模的持續擴大,綠色債券發行規模同比大幅增長。據統計,截至2019年9月末,我國綠色債券市場新發行綠色債券138只,發行規模共計約2217.33億元,已超過2018年全年綠色債券發行數量及規模。

  值得關注的是,作為綠色債券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綠色資產證券化已經進入快速發展階段,這一市場未來可期。

  相關統計數據顯示,自興業銀行于2016年首次推出綠色ABS產品以來,到2018年間,綠色ABS的發行規模不斷擴大,2018年的發行總額達到了154.73億元。專家認為,未來市場上將出現更多衍生品來活躍綠色金融市場發展。

  《金融時報》記者注意到,目前國內已在進行有關天氣衍生品和排放減少信用等金融衍生品的試驗。“國外的天氣衍生品市場已得到快速發展,交易品種日益多樣化,成為最具發展前景的衍生品市場之一。對比國外的天氣衍生品市場,我國也將展開綠色金融衍生品實驗。”興業證券認為。

  銀行業“綠色化”向縱深發展

  銀行業金融機構是推進綠色金融發展的市場主體。2016年8月31日,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等七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明確了綠色金融體系建設和綠色金融發展的總體思路和創新舉措,推動了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綠色化”向縱深發展。

  自2016年以來,通過完善綠色信貸機制、創新金融產品、開辟綠色通道等方式,我國銀行業不斷將金融活水注入符合政策的綠色企業。興業銀行和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分析表示:“從業內情況來看,綠色金融的第一個層面即綠色金融業務已成為各家銀行的發力點。而綠色信貸內涵的第二個層面,即將環境和社會風險管理的要求納入銀行整個信貸流程中,對擬授信客戶進行嚴格的合規審查,制定環境和社會方面的合規文件清單和合規風險審查清單等工作已經開始起步。”

  大型銀行綠色信貸規模仍然占據主導地位。工行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該行投向生態保護、清潔能源、資源循環利用等節能環保項目的境內綠色信貸余額約為12377.58億元,較2018年初增長約12.6%,高于同期境內公司貸款余額增速約6.6個百分點。2018年,工行積極助力綠色債券市場發展,承銷各類綠色債券累計募集資金總額達655.1億元。

  部分股份制銀行表現亮眼。作為我國首家宣布采納赤道原則的“赤道銀行”,興業銀行在赤道原則的實踐過程中,不斷改造環境與社會風險管理流程,包括貸前檢查、業務準入、放款審查、貸后管理等各個環節,要求對客戶及其項目的環境與社會績效進行全面調查與綜合評價。在組織架構方面,興業銀行在總行層面專門設立了綠色金融委員會,負責集團綠色金融業務的統籌規劃和協調運作,這在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中也是先行者。

  此外,城商行的綠色信貸規模也在近些年來呈現出快速增長趨勢,這在根植于浙江、江西、廣東、貴州、新疆五個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的城商行中較為明顯。以湖州銀行為例,該行一直努力打造綠色金融的名片,早在2016年,就從頂層設計出發,制定了《綠色金融三年戰略規劃》,從戰略層面規劃了適合自身中長期發展的藍圖。在過去的3年里,湖州銀行有十余項綠色金融創新工作在全國領先,比如設立了全國首家城商行綠色金融部、首個城商行綠色小微企業專營支行、全國首套城商行綠色資產分類體系等。今年7月,該行正式宣布采納赤道原則,成為境內第3家“赤道銀行”。

  制度創新已成為綠色金融發展重中之重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當前,我國綠色金融的發展取得了較大成績,但發展仍然相對緩慢。美國的實踐經驗表明,制度體系的構建和體制機制的創新,是綠色金融可持續推行的重要保障。未來,更有效地推行綠色金融需要從制度創新著力。

  目前,我國綠色金融體系建設正穩步推進。在《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這一頂層架構設計的指引下,綠色金融制度建設不斷發展,綠色信貸制度越來越完備。

  特別是今年以來,我國綠色金融標準體系建設取得重大突破。3月份,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等七部委聯合印發《綠色產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及解釋說明文件,以進一步厘清綠色產業邊界。該《目錄》首次從產業的角度全面界定了全產業鏈的綠色標準與范圍,是我國綠色金融標準建設工作中取得的一項重大突破。

  “構建統一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將成為下階段核心任務之一。”魯政委認為,《目錄》屬于綠色金融標準體系中“綠色金融通用標準”范疇,有了綠色產業目錄這一通用標準,綠色信貸標準、綠色債券標準、綠色企業標準以及地方綠色金融標準等其他標準就有了一個統一的基礎和參考,有助于金融產品服務標準的全面制定、更新和修訂。隨著綠色金融各項標準的不斷出臺與落地,將有效促進和規范我國綠色金融健康、快速發展,我國綠色金融將迎來標準的逐步統一。

  與此同時,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趨勢是,綠色金融激勵約束政策開始走向“實質化”。《中國綠色金融分析政策報告(2019)摘要》顯示,截至目前,與綠色金融相關的各類政策超過510條,除中央政府外,全部31個大陸省級行政區(除港澳臺外)均發布了綠色金融政策,并有20個省級行政區發布了綠色金融專項政策。

  今年5月,央行發布《關于支持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發行綠色債務融資工具的通知》。分析人士認為,該《通知》是人民銀行在推動我國綠色金融發展方面的又一重大舉措,通過支持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發行綠色債務融資工具,進一步發展我國綠色金融市場,加強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建設。

  在此推動下,地方不斷出臺實質性激勵政策,包括對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等提供貼息,發行補助、擔保補貼等降低綠色金融成本政策,提供損失分擔、設立擔保基金的風險分擔政策,對綠色債券發行人和投資人提供稅收減免的優惠政策,以及設立綠色發展基金和綠色產業基金直接投資綠色產業的投資政策等。

  “未來可以考慮更多的綠色金融激勵政策,以激發市場主體的積極性,采取監管創新和產品制度創新,來激發市場主體的內生動力。”魯政委表示。

責任編輯:韓昊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 网上充话费赚钱嘛 博定宝彩票游戏 骑马与砍杀隋唐金融传怎么赚钱 大有彩票游戏 魔力宝贝玩什么职业赚钱 新水浒q传 50级 怎么刷赚钱 今日头条看新闻就可以赚钱 8号彩票网址 现在什么工作室赚钱方法 抖音快手活牛哪个赚钱 金钻彩彩票游戏 银行app推荐办卡能赚钱吗 大话西游2三转宝宝赚钱 魔兽世界配置 做什么小设备赚钱 成都麻将棋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