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美國經濟需警惕特朗普經貿政策“后遺癥”

綜合來看,特朗普政府推行的貿易保護主義未能有效支持經濟增長,反而打擊了企業和市場的信心。更重要的是,全球貿易局勢持續緊張,多家國際機構均下調了對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若全球貿易失去增長動能,全球經濟增速進一步下滑,身在其中的美國經濟也不能獨善其身。若任由貿易保護主義的負面效應在美國經濟內部更廣泛地蔓延,特朗普政府最終只能自食惡果,難以實現設定的經濟增長目標。

  自2017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至今,已過去兩年的時間。期間,特朗普以其突破以往美國政客的形象與行為方式,在全球范圍內刮起了一股“特朗普政策不確定性”之風。由于市場并不清楚這位“特立獨行”的美國總統將在何時通過社交媒體發布何種政策,擔憂的情緒始終存在。

  目前,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已拉開帷幕,特朗普也正在努力尋求連任。在任兩年能交出怎樣的一份經濟答卷,將成為特朗普是否能贏得明年總統大選的關鍵影響因素之一。2019年第一季度,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化季環比增速達到3.1%,這一度成為特朗普強調的政策功績。與此同時,美股目前仍保持了強勁態勢,美國整體失業率也處于歷史低位。

  然而,隨著美國特朗普政府不斷挑起與主要貿易伙伴之間的貿易摩擦,美國經濟面臨的外部風險顯著增加,這也促使美聯儲開啟了“預防式”降息。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制造業也顯示出了放緩跡象,企業投資顯著受挫。

  綜合來看,實施大規模的減稅與擴張基建政策以及對外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是特朗普在任兩年期間最為大眾所熟知也是最具爭議的兩項經濟政策,并且由這兩項政策所引發的不確定性與負面影響,為美國經濟的未來埋下隱患。

  財政刺激政策推升債務風險

  特朗普政府推出的減稅與擴張基建政策,意在通過財政刺激提振經濟。然而,隨著大規模減稅政策的邊際效用逐漸遞減,對于經濟的刺激作用也正在消退。但由此引發的聯邦政府財政赤字以及債務規模不斷擴大的問題,則成為美國經濟面臨的風險因素。

  美國財政部的數據顯示,美國政府2019財年度錄得7年來最大的預算赤字,預算赤字擴大至9840億美元,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6%,而這是自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財政赤字首次連續4年擴大。目前,2020財年已正式開啟,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赤字在新財年的第一個月即今年10月,繼續延續了擴大的趨勢,財政預算赤字為1340億美元。受到軍費、醫療保健和社會保障支出增加的推動,10月美國聯邦政府支出共計3800億美元,同比增長8%。

  更重要的是,伴隨著財政預算赤字的擴大,美國聯邦政府債務也水漲船高,持續高企的預算赤字和債務并不具備可持續性。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明確指出,保持財政健康對經濟發展十分重要,不斷增加的債務將會抑制私人投資,進而拖累整體的經濟增長。

  貿易保護主義反噬自身

  特朗普政府實施的全球性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無論是對本國經濟還是對全球經濟而言,都是百害而無一利。特朗普政府企圖通過對主要貿易伙伴的商品加征高額關稅的方式,保護美國工人和企業的利益,但事實證明,加征關稅帶來的成本大部分由美國企業或者消費者所承擔。

  中國銀行研究院的研究顯示,特朗普上臺以來推行貿易保護主義,企圖促使美國制造業回流,然而這更多地顯現為負面效應:美國制造業產出持續下滑,企業對外投資和吸引外資動能減弱。事實上,美國本土長期產業空心化、勞動力成本較高,供應鏈低端環節缺失,致使企業生產條件受到限制,對貿易局勢持觀望態度,回歸本土意愿不足,生產線或將繼續向全球其他國家轉移。

  由此可見,特朗普政府推行的貿易保護主義未能有效支持經濟增長,反而打擊了企業和市場的信心。更重要的是,全球貿易局勢持續緊張,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內的多家國際機構均下調了對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若全球貿易失去增長動能,全球經濟增速進一步下滑,身在其中的美國經濟也不能獨善其身。若任由貿易保護主義的負面效應在美國經濟內部更廣泛地蔓延,特朗普政府最終只能自食惡果,難以實現設定的經濟增長目標。

  美聯儲政策獨立性受威脅

  除上述兩項經濟政策及其帶來的風險和隱患外,特朗普持續頻繁地批評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行為,也影響到了市場的情緒和表現。特朗普日前在紐約經濟俱樂部發表講話時表示,自他當選以來,美國三大股指紛紛上揚,并稱如果有一個“合作的美聯儲”,股指的表現將會更加強勁。

  事實上,這已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將美股的強勁歸功于自己,并且更不是第一次批評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抑制了美國經濟以及美股的上行。2018年10月,美股市場曾出現過一次暴跌行情。特朗普在美股遭遇暴跌后將矛頭直指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稱美聯儲不顧近期市場的動蕩堅持加息。

  隨著外部風險的加大,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已在今年由收緊轉向寬松,目前已實施了3次降息。但政策的轉變并不能令特朗普停止批評。特朗普多次要求美聯儲將利率降至零以下,實施負利率。但從鮑威爾最新的表態來看,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負利率并不適合,并且鮑威爾稱目前的貨幣政策立場可能仍然是適宜的,美聯儲在12月再次降息的可能性正在逐步降低。

  美聯儲依據經濟數據進行貨幣政策調整,而貨幣政策的調整將反過來影響美國經濟的表現。因此,若美聯儲政策獨立性和可信度因特朗普的干預而受到侵害,那么,這對美國經濟甚至全球經濟而言都不會是一個好消息。

責任編輯:趙乘鋒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 中天彩票安卓 互看文章赚钱群 卖卫浴盆导购和家具导哪个赚钱 宁夏手机麻将软件下载 创意赚钱方式案例 欢聚龙江麻将正宗绥化麻将 qq仙灵5开赚钱 越南美女捕鱼捕走光视频 怎么利用自己的网站赚钱吗 捕鸟达人安卓游戏下载 宅在家里不用出门就能赚钱6 捕鱼来了怎么赚人民币 在家一台电脑怎么靠谱的赚钱 送彩金捕鱼网站 赶集摆摊手机贴膜赚钱吗 皇冠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