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全球寬松預期增強 新興市場資產前景向好

  即便美國貿易保護主義陰霾還未散去,即便英國脫歐難題仍舊懸而未決,即便全球增長前景繼續徘徊在陰晴之間,但伴隨著6月夏季氣溫的節節攀升,新興市場資產前景呈現出日益光亮的勢頭。多家機構數據顯示,6月份以來,早先傾向于避險資產的交易商正在更為關注新興市場資產,部分大量“掃貨”發達國家資產的歐美機構也在悄然買入新興市場資產,中國A股自6月以來資金凈流入超過43.8億美元。

  伴隨著新興經濟體的不斷崛起,新興市場早已今非昔比。目前,部分新興經濟體大國日益強盛,其不僅在全球經濟版圖中占有重要地位,更是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主力軍之一。在多年的變革和努力之下,新興經濟體不僅大量增加了外匯儲備,對短期資本進行管制的政策應對能力也日趨成熟,這些都令新興市場的韌性日趨增強。有分析師表示,未來,美聯儲一旦開啟降息“大門”,全球降息潮或將接踵而至,持續數年的美元牛市或將結束,風險資產價格勢必會迎風而起,在此之中,新興市場資產將最具吸引力。

  全球寬松“風”勁吹

  在本周的6月例會上,美聯儲宣布維持2.25%至2.50%的利率不變,符合市場預期。但在本次例會上,美聯儲卻更趨“鴿”派。上述決議公布后,市場利率期貨合約顯示,市場預計美聯儲或將在年內降息,且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最大。這與早先的歐洲央行可謂是不謀而合。在此之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也發出寬松信號,他表示,歐洲央行可能“加碼”新的經濟刺激措施,擴大其2.6萬億歐元的量化寬松計劃規模。

  去年年底,大部分的經濟學家對此應該都始料未及。在2018年曾經4次加息的美聯儲,一直都是全球加息陣營中的“前鋒”之一。歐洲央行也才剛剛在去年底結束了量化寬松政策。因此,在去年底各大研究機構的全球經濟展望中,大部分的觀點是美聯儲和歐洲央行仍將在利率正常化的道路中謹慎前行,預測兩者會出現利率政策180度“掉頭”的觀點并不是主流。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上周,包括澳大利亞、印度、智利等多家央行均相繼降息。環顧全球,今年以來降息的央行還不局限于以上幾家。事實上,除埃及、格魯吉亞、烏克蘭、馬來西亞、菲律賓、新西蘭外,阿塞拜疆、牙買加、巴拉圭、尼日利亞等國也是全球降息“俱樂部”成員。為了刺激經濟增長,印度央行甚至在4個月內三度降息,如此快速且大幅的降息,在新興經濟體中并不多見。專家表示,隨著全球經濟運行風險確定性增大,全球貨幣政策的主旋律似乎正在悄然換擋。

  新興市場韌性仍強

  在過去一年中,新興市場資產歷經坎坷。在美國連續加息、美元走強、貿易緊張加劇、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跡象日益明顯之下,市場波動加大,引發投資者逃離風險較高的資產。受困于土耳其和阿根廷的貨幣危機,新興市場資產一度陷入慘遭拋售、舉步維艱的險境。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新興市場股指從高點下跌超過20%,陷入技術性“熊市”。一時間,對新興市場危機的擔憂在市場廣為流傳。

  但從今年新興市場資產的表現來看,去年那些對新興市場資產悲觀的預測看上去有些夸大了。隨著美聯儲立場日趨“鴿”派,新興市場資產即便數度承受風雨,但大體上仍有較強的反彈勢頭。事實上,相對于過往,人們對新興市場的興趣正在不斷加大。30年前,新興市場資產往往被看作是高風險的投資類別,投資者對其慎之又慎。但如今,部分新興經濟體大國日益崛起,其不僅在全球經濟版圖中占有重要地位,更是成為全球增長的主力軍之一。在此背景之下,新興市場資產不再被許多投資人士簡單粗暴地歸類為高風險資產。相反,部分新興市場資產所帶來的收益比發達國家資產更穩定且回報率更高。那種將新興市場資產剔除在投資“主菜單”的時代已經過時了。有經濟學家指出,雖然今年新興市場經濟體增速放緩,但其增速仍是遠大于發達國家增速,這也將成為新興市場前景向好的原因所在。德意志銀行經濟學家預計,2019年,新興市場GDP將增長4.6%,而美國和全球經濟的增速分別為2.5%和3.5%。富蘭克林鄧普頓的新興市場分析師預計,繼去年的下滑之后,新興市場股市的盈利增長勢頭將在2019年恢復。

責任編輯:楊喜亭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