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報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報道 / 正文
5月份我國外匯收支形勢穩中向好
主要渠道跨境資金流動呈現積極變化

  國家外匯管理局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5月份,銀行結售匯順差425億元人民幣(等值62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414億元人民幣(等值60億美元);1至5月份,銀行累計結售匯逆差920億元人民幣(等值139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2732億元人民幣(等值403億美元)。

  “5月份,我國外匯收支形勢穩中向好,外匯市場運行保持平穩。”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說。

  據王春英解讀,從相關統計數據看,5月份我國外匯收支形勢有三個特點:一是銀行結售匯呈現順差。5月份,銀行結匯較4月份增長4%,銀行售匯下降7%,銀行結售匯順差62億美元。二是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收窄。5月份,企業、個人等非銀行部門涉外收付款逆差60億美元,環比收窄23%。三是外匯儲備余額有所回升,5月末為31010億美元,環比增加61億美元。

  其中,外匯儲備數據長期受各界高度關注。華泰宏觀李超團隊認為,綜合考慮債券收益率變動對外匯儲備規模估值的正面影響及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影響,5月份外匯儲備規模重回正增長,保持穩定。

  外匯儲備是我國重要的戰略資源,今年以來,我國外匯儲備穩中有升。《金融時報》記者梳理發現,5月份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去年9月份以來新高。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近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強調,中國外匯儲備是全球金融市場重要的投資者、負責任的投資者,“我們按照市場化原則在國際金融市場運作,尊重國際市場規則和行業慣例,維護和促進國際金融市場的穩定與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5月份以來,市場預期總體穩定,主要渠道的跨境資金流動呈現積極變化。王春英對此分析稱:“5月份,市場主體結匯意愿上升,購匯意愿平穩。其中,衡量結匯意愿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70%,環比上升4個百分點;衡量購匯意愿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8%,環比基本持平;遠期結售匯簽約順差192億美元,環比增長33%。”

  在此背景下,我國主要渠道的跨境資金流動保持平穩,并呈現積極變化。一是銀行代客貨物貿易結售匯和涉外收付款保持一定規模順差,較4月份均有所增加;二是外商直接投資資本金結匯增長,對外直接投資資本金購匯穩中有降,直接投資結售匯順差增加;三是企業投資收益購匯正常有序,受季節性因素影響環比增加但低于上年同期;四是5月份個人凈購匯繼續減少,同比和環比分別下降28%和19%。

  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在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的過程中,市場主體的風險管理意識和適應能力明顯提升。潘功勝表示,當前我國外匯市場的風險緩釋能力已明顯增強,市場主體對中國經濟的韌性、中國政府的宏觀調控能力、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有了更深入的認知,中國企業和居民在外匯市場的行為更加理性有序,外匯市場供求和跨境資本流動形勢比較平穩。

  王春英還表示,5月份外匯收支數據變化,充分體現了我國外匯市場的日益成熟和理性,未來可以更好地應對各種考驗。

  面對外部環境的復雜多變,我國發展仍定力十足,這在于經濟運行總體平穩,表現出韌性強、潛力大等特征。在王春英看來,改革開放持續推進,宏觀政策空間充足,市場信心良好,也為外匯市場穩定提供了有力的基本面支撐。

  針對今后我國外匯管理工作,潘功勝稱,近期工作包括支持科創板健康發展,研究適度放寬甚至取消QFII額度管理等重點內容。下一步,一方面將以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為重點,有序推動不可兌換項目的開放,提高已可兌換項目的便利化水平;另一方面將繼續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堅持市場驅動原則,逐步提升人民幣的支付、投資、交易和儲備功能。

  同時,建立健全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宏觀審慎旨在維護外匯市場基本穩定,防范跨境資本流動大幅波動引發系統性風險。建立和完善跨境資本流動監測、預警和響應機制,以市場化方式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微觀監管旨在依法維護外匯市場秩序,突出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和反逃稅。打擊虛假交易、欺騙性交易和地下錢莊等違法違規行為。

責任編輯:楊喜亭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