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穩健貨幣政策與結構性去杠桿協調推進

  “穩健的貨幣政策有助于為結構性去杠桿提供適宜的宏觀經濟和貨幣金融環境。對于結構性去杠桿而言,保持經濟金融穩定既是目的也是前提。”這是央行在日前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以下簡稱《報告》)中所強調的。

  近兩年來,我國GDP年均增速為6.7%,CPI年均漲幅為1.8%,廣義貨幣(M2)、社會融資規模和名義GDP的年均增速分別為8.1%、11.6%和10.3%,三者之間更加匹配,較好實現了經濟平穩增長、物價穩定、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的較好宏觀經濟組合。

  “一季度宏觀杠桿率有所回升,在此背景下重提結構性去杠桿,同時,考慮到外部環境變化以及國內經濟仍存在下行壓力,更強調貨幣政策要適時適度實施逆周期調節,以信貸為錨,兼顧物價水平,最終實現穩經濟。”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為,從《報告》內容來看,M2增速、社融增速要與名義GDP增速匹配,實際上仍然是結構性去杠桿的要求。

  《報告》認為,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有助于把握好處置存量債務和控制新增債務間的平衡,堅持總體穩杠桿和結構性去杠桿的協調有序推進。結構性去杠桿過程中,貨幣政策過松或過緊都有可能偏離維護金融穩定、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初衷。穩健的貨幣政策講求松緊適度,有助于找好債務存量和增量、杠桿總量和結構的平衡點,是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的具體體現。

  貨幣政策堅持結構性去杠桿,實際上要全面考慮信貸增速、經濟增長和物價水平。M2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匹配,其內涵仍然是要求杠桿率保持在一定合理的水平,這雖然對“去杠桿”的表述有所弱化,但《報告》專欄1“以適度的貨幣增長支持高質量發展”中,有關“當前我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是在不搞‘大水漫灌’的情況下實現的,成果來之不易”的表述,也體現了央行對堅持結構性去杠桿的決心。專欄6“結構性去杠桿與穩健的貨幣政策”中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有助于為結構性去杠桿提供適宜的宏觀經濟和貨幣金融環境”“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有助于把握好處置存量債務和控制新增債務間的平衡,堅持總體穩杠桿和結構性去杠桿的協調有序推進”。

  明明認為,2019年貨幣政策將出現結構性、定向性、信貸化和財政化特征,一季度信貸規模增長、價格穩定、結構優化。

  從貸款角度看,3月末,金融機構本外幣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3.3%,一季度本外幣貸款同比多增1.2萬億元,其中,人民幣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3.7%,同比多增9526億元;從社融角度看,社融規模合理增長,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較多。經季節調整后,一季度貸款加權平均利率較2018年12月略有下降,包括銀行貸款、債券、表外融資等在內的社會綜合融資成本繼續下行。信貸結構繼續優化,小微企業貸款明顯多增,中長期貸款增長有所加快。

  對于小微和民營企業的支持是結構性調整的一個重要體現。事實上,2018年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提出的結構性去杠桿要求,是地方政府和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盡快把杠桿降下來,這意味著在維持宏觀杠桿率穩定和逐步下降之下,還要實現經濟動能積累和轉換,而這需要杠桿的內部轉移,其中,加強對小微和民營企業貸款支持、激發微觀主體活力是結構性去杠桿的配套政策。如此,在貨幣政策上,就要求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與結構性去杠桿進程協調推進,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之間的關系。

  對此,《報告》也強調,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適當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發揮好“精準滴灌”作用,基于市場化原則,提高對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等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有助于不斷優化調整對不同部門、不同主體的金融供給,有保有壓、穩妥高效地推進結構性去杠桿。結構性去杠桿過程中,必要的市場出清也能更好釋放沉淀資源、提高資金效率,疏通貨幣政策傳導,形成良性循環。下一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與結構性去杠桿進程協調推進,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之間的關系。

責任編輯:袁浩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