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我以我手繪河山

  策劃人語:

  在新中國成立70年之際,多家美術館舉辦展覽,拉開了慶祝序幕。一幅幅圖景描繪了祖國壯麗河山,展現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發展成果以及幾代美術人探索的不凡歷程。傅抱石的《江山如此多嬌》、錢松喦的《延安頌》《常熟田》、李可染的《萬山紅遍》《井岡山》、關山月的《煤都》,一大批藝術家嘗試用新題材、新手法與新理念,記錄新中國的誕生與成長,他們將畫筆與時代變遷、現實生活緊密聯系起來,以畫作反映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就。回顧經典作品,可以了解新中國美術的發展歷程,感受藝術家創新精神。

  70年前,很多藝術家人生迎來了巨大轉折:傅抱石攜全家離開南京,回到南昌,準備在新中國成立后,迎接充滿希望的新生活;徐悲鴻拒絕了南遷邀請,轉而籌備新生的美術學校;林散之看到新政府的高效廉潔,發出“中華振興有望矣”的慨嘆。一大批藝術家嘗試用新題材、新手法與新理念,記錄新中國的誕生與成長。一個新的藝術時代正在來臨。

  70年后,在新中國即將迎來70歲生日之際,多家美術館已經拉開了慶祝祖國70歲生日的序幕,一些傳承前人精神風貌的作品展現了日新月異的河山圖景,令人們追憶起70年間中國書畫藝術題材、手法、理念創新的那些經典作品,以及新中國成立后幾代美術人探索的不凡歷程。

  

  李可染《萬山紅遍》

  新題材

  傳統水墨中涌出了良田萬頃

  6月21日,中國美術館推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草原四季 亮麗北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壯美草原、奔騰駿馬成為畫展主角。早在2017年12月啟動的中國美術家草原四季采風寫生活動,就曾特邀國內120位美術家,用一年的時間赴內蒙古各地采風寫生。展覽展示了此次活動的創作成果,作為向新中國成立70年的獻禮之作。

  實地寫生,用新題材展現祖國壯美河山,曾是新中國成立之初,藝術家們對傳統繪畫藝術開創的新空間。在他們手中,傳統水墨的話語體系內,水壩、大樓、起重機、汽車、輪船、煙囪……傳統畫師不曾入眼的充滿現代氣息的生產生活工具開始出現,大批新意象涌入畫面中。這些意象清晰地記錄并表現出人們熱情洋溢建設新國家、開始新生活的喜悅和熱情。

  

  錢松喦 《泰山頂上一青松》  

  新意象的豐富,無疑是對傳統的一次革新。這種革新在錢松喦、傅抱石等大師作品中,表現得尤為明顯。

  在新中國成立11年后的1960年,傅抱石率領的寫生團進行了二萬三千余里創作之旅,此時,錢松嵒創作了《紅巖》《延安頌》等經典紅色題材山水畫,他的作品以新的構圖形式、清麗可人的色彩,盡顯南派山水的秀麗溫潤。1965年傅抱石去世,錢松喦登上藝壇高峰,繼續以筆墨謳歌新中國,《常熟田》《泰山頂上一青松》和《紅巖》,成為那一時代新題材中國畫創作的里程碑。

  

  錢松喦 《延安頌》

  紅色山水與傳統文人畫有很大不同。它并不執著于傳統文人畫注重的筆墨情趣和“空靈”意境,藝術家也不再盲目追求玄妙感受,而是更加務實、真誠地開始新題材的寫生和創作,這源自他們從心靈深處生發出的喜悅。

  新手法

  層林盡染,江山多嬌

  6月15日,“滿園春色”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美術書法作品聯展在廈門市美術館開幕,成為八閩大地藝術家致敬新中國70華誕、致敬新時代的一份深情表達;6月16日,“向祖國獻禮——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第七屆重慶市美術作品展覽暨第十三屆全國美展重慶選送作品展”在重慶美術館、四川美術學院美術館同時開展,展示了近5年來重慶美術創作的最高水平。彰顯新的藝術手法,探索新的話語體系,一直是新中國成立后,美術創作和展示的另一重要內容。

  

  錢松喦《常熟田》  

  新中國的美術創作,尤其是20世紀50至70年代創作誕生的紅色山水畫,是藝術家群體對新中國成立初期最直觀、最純粹的思想反饋和文化記憶。這些作品較以往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題材轉變同時,藝術手法展開巨大變革,形成一股創作浪潮。

  傳統大寫意畫的皴法有很多,而像“抱石皴”這樣以藝術家命名的皴法卻不多見。生于江西南昌修傘匠人家庭的傅抱石,1949年后積極投身到紅色山水創作中。

  

  傅抱石《延安春暉》

  1959年6月,傅抱石前往湖南長沙、韶山一帶寫生。沒過多久,他接到電報令他速歸,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要他為人民大會堂繪畫。于是,他冒著酷暑趕到北京,與嶺南畫家關山月合作,為人民大會堂作畫。數月的埋頭創作之后,以毛澤東詞《沁園春·雪》為內容,著名的《江山如此多嬌》巨幅山水畫出現在人民大會堂大廳中央。

  繼傅抱石之后,李可染將紅色山水又推向了另一座高峰,大色塊的堆積,突破了傳統水墨創作的手法系統,其最著名的作品當屬《萬山紅遍》。李可染以《沁園春·長沙》詞中名句“萬山紅遍,層林盡染”為題材,在1962年至1964年間創作了七幅尺寸、章法和景觀不一的作品《萬山紅遍》,為突出紅色主題,他運用了大量濃密的朱砂,使畫面效果格外震撼。

  隨后實踐中,李可染又創作了眾多以“井岡山”為主題的系列畫作,有《井岡山》《革命搖籃井岡山》《井岡山主峰圖》等不同題名。即便創作題材較傳統有很大不同,但李可染更勇敢嘗試新的山水畫藝術語言表達、新手法的運用,這些新探索與其紅色情結緊緊聯系在一起。

  新理念

  好的作品,一定是從心底流出來的

  5月24日,“翰墨繪新圖”嶺南畫派畫家描繪新中國作品展,在嶺南畫派紀念館展出。一些重要的嶺南畫派畫家作品重新展現。

  作為20世紀初期隨著民主革命思潮的勃興崛起的中國畫流派,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陳樹人、高奇峰,高舉“藝術革命”大旗,銳意改革中國畫。他們嘗試以調和中西畫法的寫實主義語言,反映正在發生急劇變化的社會生活和現實人生主題的實驗精神,對中國美術的現代化進程,產生了廣泛深遠的影響。

  新理念影響新創作,是新中國成立后諸多藝術家共同的追求。

  1950年8月,在給友人的書信中,徐悲鴻說:“中國此時需要能構圖作大畫者,最好選覓題材,試作現實主義,如戰斗、生產之類當然最好,最高級之技巧能上去。”徐悲鴻提到的“大畫”,并非指尺幅的巨大,而是同“建安風骨”與“文藝復興”那樣,創造出那些能夠記載一個時代歷史風貌、體現歷史大背景、融匯創作新理念的藝術杰作。用自己手中的筆、筆中的墨彩和筆下的山河記錄時代,是這一時期山水畫藝術的最直接訴求。

  新中國成立后,新的歷史條件給予秉承“筆墨當隨時代”理念的嶺南畫派藝術家更為廣闊的藝術天地。關山月、黎雄才等藝術家繼承嶺南畫派前輩藝術家的革新精神,將畫筆與時代變遷、現實生活緊密聯系起來,創作出了反映社會主義建設新成就的優秀作品。關山月曾到撫順露天煤礦體驗生活后創作《煤都》,黎雄才以32米的長卷再現武漢三鎮軍民修筑抗洪堤壩的《武漢防汛圖卷》。無論在審美意識還是在藝術成就上,他們通過實踐,將嶺南畫派表現時代精神的理念提升至新高度。

  好的藝術作品,“一定是從藝術家心底流露出來的”,新中國的成立,使得藝術創作呈現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尤其使中國山水畫幾千年的歷史演變進程發生了巨變,呈現出不同以往任何時代的風格。經典作品的誕生,既需要藝術家具備高超的藝術素質,也需要能夠激發藝術家創作激情和靈感的環境與動機。如今,這些作品依舊陳列在各家博物館的顯著位置,記載著新中國和新中國的藝術家們走過的不凡歷程。

責任編輯:李昂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