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分析CURRENT AFFAIRS
行業分析 / 正文
從“不敢想”到“說走就走”
旅游消費呈現個性化多樣化

  不必說出國留學、工作,在以前就連短短幾天的出境旅游都是絕大多數人不敢想的事情。

  直到1983年,我國才正式批準普通公民可以自費出國,但僅限于有海外親屬的人。2000年以后,出境游的市場規模逐步擴大,工薪階層出境游人數增多。1993年,我國公民出境旅游人次為374萬。到2018年,這一數字高達14972萬人次,漲幅超過40倍。飛豬平臺數據顯示,在過去一年里,中國游客的足跡觸及到了全球192個國家和地區。

  “在英國留學期間,我已經去過德國、意大利、挪威、冰島等15個國家,而且還接待過好幾撥來英國旅游的親朋。”家住北京的90后小王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回國的一年里她也沒閑著。趁著“五·一”、國慶等假期,又去了日本、越南、香港等地。在她看來,新奇、價格層次多元、手續便利是她近幾年更多選擇境外旅游的原因。

  我國擁有超過4億人的中等收入群體。今年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493元,同比實際增長6.8%;人均消費支出5538元,實際增長5.4%。居民手有余錢是支撐我國出境游快速發展的重要基礎。與此同時,出境交通、簽證手續等條件也越來越便利。目前給予中國游客免簽或落地簽待遇的國家和地區已經達到72個,中國護照的“含金量”不斷提高。在線旅游網站上,從僅幾千元的東南亞游到高達50萬元的南極游產品應有盡有,價格層次和產品種類能夠滿足各類消費者的需求。

  世界旅游組織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隨著經濟水平的提高,國際游需求更趨旺盛。2018年,全球國際旅游出口總額達1.7萬億美元,同比增長4%;全球國際旅游收入1.448萬億美元,實際增長4%(除去匯率波動和通脹因素)。在眾多選擇中,中國已經成為熱門旅游打卡地。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入境游客達14120萬人次,增長1.2%。

  從過去的“想都不敢想”,到如今的“說走就走”,幾十年間,出境游由寡到眾,由單一到多元的發展歷程正是我國旅游業的發展縮影。其實不僅是出境游,國內游也很“忙”。

  “今年的假期安排已經滿了。”在山東工作的白領小趙表示,清明節和端午節假期比較短,他分別和朋友去了武漢和南京賞景。“五·一”四天和爸媽一起去了鄂爾多斯。現在已經訂好了國慶節去云南的機票。

  像小趙一樣的旅游愛好者不在少數。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國內游客55.4億人次,比上年增長10.8%;國內旅游收入51278億元,增長12.3%。今年假期旅游更為火熱。經測算,清明和“五·一”假日期間,全國國內旅游接待總人數和旅游收入增速均破兩位數。其中,“五·一”期間旅游人次超1.9億,增長13.7%;實現旅游收入超1100億元,增長16.1%。端午節期間,旅游人次和收入也保持在高位。

  “除了吃喝購物,旅游更重要的是體驗當地特色,感受風土人情、民俗文化。”小趙說。確實,旅游消費重體驗、多樣性、個性化的需求正在凸顯。踏青賞花、農家樂、采摘等休閑游,民俗文化展示、宗教祈福等民俗文化游越來越受到游客青睞。

  目前各地依據特色優勢,整合旅游資源,推出了眾多精品旅游項目。“五·一”假日期間,湖南省推出約600場各類文化和旅游活動以及72條三湘游精品線路、十大自駕游線路。云南省16州市共舉辦各類文旅節慶活動200多個。安徽亳州市舉辦芍花養生文化旅游節,500人芍花海藝術展、兒童游樂嘉年華等活動,吸引了約18萬名游客。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旅游業發展仍舊遭遇不少困擾。

  從青島大蝦38元一只,到雪鄉黑導游打人,再到云南旅游坑客,多地宰客、強制購物等旅游市場亂象為何屢禁不止?

  業內人士透露,當前旅游市場競爭激烈,不少旅行社打出低價牌吸引消費者,“零團費”甚至“負團費”都很常見。在低團費的背后已經形成了一條灰色利益鏈。旅行社的主要利潤來源不是靠團費,而是旅游目的地購物點的分成。導游底薪大都很低,靠的也是提成。因而旅行社、導游和購物店聯合坑游客成為黑色常態。

  監管部門的“狠功夫”固然能清除害群之馬,但旅游業亂象的根源在于旅游產品雷同,企業無法錯位競爭只能過度依賴低價優勢。“旅游消費市場從有沒有到好不好,消費產品從貴不貴到值不值,對性價比的追求成為消費者的要求。”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魏小安認為,精耕細作是未來的方向。確實,與其低價競爭、自毀招牌,企業不如想想如何創新更具個性化、多樣化、定制化的產品吸引消費者。

責任編輯:李柳嘉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