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銀行理財CURRENT AFFAIRS
銀行理財 / 正文
銀行系理財子公司申設熱潮下的“冷思考”

  主持人:《金融時報》記者 趙萌

  特邀嘉賓: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 主任 曾剛

  近日,交通銀行理財子公司——交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上海正式開業運營,成為繼建信理財、工銀理財之后,第三家獲批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截至目前,包括6家大型銀行、9家股份制銀行、14家城商行和兩家農商行在內的30余家銀行已公告設立理財子公司。迄今已有9家銀行系理財子公司獲批籌建,其中3家理財子公司開業運營。

  理財子公司申設熱潮之下,銀行業需要冷靜思考的是:如何利用好政策紅利,將理財子公司展業優勢轉化為實實在在的市場競爭力;如何設計、研發適合不同風險偏好投資者的凈值型產品,以提升產品吸引力;如何處理好理財子公司與母行旗下其他資管子公司的關系。

  針對上述備受業界關注的問題,近日,應《金融時報》記者邀請,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進行了深入的剖析。

  《金融時報》記者:目前來看,銀行機構申請設立理財子公司形成了一股熱潮,并且呈現出銀行類型多元化的趨勢,不僅僅是大型國有銀行和股份制銀行,不少城商行與農商行也參與其中。對此,您怎么看?

  曾剛:去年12月,銀保監會正式發布《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理財子公司正式成為一類全新的金融牌照。作為非銀行金融機構,理財子公司實現了資管新規提出的“公平競爭”原則,在產品準入、銷售分銷和投資管理等方面與公募基金和資金信托計劃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加上銀行固有的渠道優勢和信譽優勢,理財子公司必然會成為資產管理行業中重要的參與者。也正因如此,各類銀行成立理財子公司的熱情高漲。

  此外,從業務發展角度來說,相比理財專營事業部模式,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存在著明顯的優勢,包括:銷售金額起點或低至1元;可以通過第三方機構分銷產品;個人客戶首次購買無須臨柜做風險評級;非標投資不再受到銀行總資產4%的限制;發行的理財產品可直接投資股票和非標資產等等。

  從國際經驗來看,國際大型商業銀行多是以事業部或獨立子公司的模式開展資產管理業務,并且,資管業務已經成為當前商業銀行發展最快且非常重要的核心業務板塊之一。截至2017年末,全球管理資產規模排名前20名的資產管理機構中,按母公司主業歸類,銀行系達到了10家。其中,包括瑞銀、道富、紐約梅隆等在內的銀行系資管公司所管理的資產規模遠超其銀行資產規模。國外的先進經驗將為我國銀行系理財子公司的獨立經營和發展提供借鑒。

  《金融時報》記者:目前來看,無論是承接原有的存量理財,還是謀求進一步的發展,成立理財子公司似乎是一個必然的選項,但是,理財子公司所擁有的上述優勢,是否一定能轉化為現實的競爭力?

  曾剛:事實上,向現實競爭力的轉化仍有很多的不確定性。首先,降低門檻在短期不一定能給理財子公司帶來太大的業務增量。銀行理財雖然是管理規模最大的資管產品,其所依靠的銀行銷售渠道也可謂是最強大的銷售渠道,但1萬元起的銷售門檻依然阻擋了相當數量的銀行客戶。理財子公司的投資門檻一旦下調至1000元甚至1元,勢必能吸引更多長尾客戶。不過,考慮到長尾客戶本身占有的財富相對有限,客戶數量增加不太可能帶來理財規模的大幅上升,商業銀行需要分析自己的客戶結構,才能準確評估門檻降低對理財業務規模和收入的增益。

  其次,投資管理能力建設很難一蹴而就。子公司管理辦法取消首次購買產品必須臨柜進行風險評估的要求,并允許理財產品通過第三方機構的渠道進行分銷,大大拓展了商業銀行獲取行外客戶的能力。但拓寬并不一定會產生購買行為,想要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勝出,贏得行外客戶,最終還是要取決于理財子公司自身投資能力的建設,而這顯然不是短期內能完成的事情。這既與銀行理財業務過往的發展路徑有關,也取決于理財子公司的經營管理機制(激勵機制)。在我們看來,在銀行控股的架構下,理財子公司的投資管理與其他資管機構之間仍會有很大的不同,這也決定其投資管理能力的建設在短期內很難實現全方位的發展,而是聚焦于銀行傳統優勢領域。

  此外,理財子公司發展會構成對銀行資本的消耗。從長期來看,設立理財子公司可能帶來增量的資本要求,在當下資本補充壓力較大的情況下,會對銀行帶來一定的挑戰。在資管新規之前,銀行理財業務作為表外業務,除了操作風險之外,沒有更多的風險資本要求。而理財子公司作為一家專業從事資產管理業務的金融機構,商業銀行在投資創設的時候便會消耗核心一級資本,為了建立理財子公司,銀行不得不減少或少增至少100億至120億元信貸規模,凈息差收入減少或少增至少2億至4億元。在運營過程中,理財子公司還需遵守凈資本監管要求(該監管規則尚在制定中),不管是參照信托公司還是公募基金公司的監管規定,理財業務發展都會損耗子公司的凈資本。按照我們的測算,10億元凈資本大約能支持1000億至1500億元理財業務規模。隨著業務的增長,理財子公司將有資本補充的需要。

  《金融時報》記者:我們在采訪中發現,投資者對于凈值型理財產品仍抱有疑慮,購買熱情不高。對于肩負理財產品全面凈值化重任的理財子公司來說,該如何規劃自身產品體系,提高凈值型產品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曾剛:過去銀行理財產品結構簡單、同質化嚴重,產品間的區別主要為收益率和期限兩個要素,產品發行要素主要由資產池收益和同業產品間的比較來決定。在實現凈值化后,產品的收益來自于資產估值,由市場走勢來最終決定,這對產品發行提出了更加專業化和系統化的要求。

  與傳統銀行理財相比,理財子公司要不斷優化投資方向,由被動板塊資產配置向主動投資組合管理轉化,將資產配置與融資工具創新相結合,由國內資產配置向國際資產配置和協同資產管理轉化等。此外,在提升主動投資管理能力的同時,更要提升資產投資的委托管理能力,建立外部資產管理機構專業能力的評估篩選機制,加強與其他類型資管機構的合作,提升在資本市場、貨幣市場、海外市場、大宗商品市場上的資產配置能力。具體來看,理財子公司的投資有三大拓展方向:一是銀行集團內部提供的非標項目資產;二是委托外部機構管理,主要通過篩選證券、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等行業中的優質、龍頭機構作為合作方,以全權委托、FOF、MOM等形式開展跨業合作,加強機構準入和存續期管理,實現“大資管”時代的全市場投資;三是理財子公司自主開展的標準和非標投資。

  在推進產品轉型和估值體系的基礎上,理財子公司應結合投資管理能力和風險管理能力的提升,構建真正符合資管行業特點的盈利模式,即改變傳統銀行理財以利差為主的盈利結構,形成以管理費用或業績分成為主要收入來源的盈利模式:一方面,按照產品發行規模,收取固定比例的管理費,發揮產品規模對資產管理業務盈利的貢獻度;另一方面,依據資產計量和產品估值體系產生的業績基準,對超過業績基準的超額收益部分,與客戶按照約定比例分成,獲取業績分成。通過產品管理、投資管理、風險管理等經營模式的轉變,最終形成真正符合資產管理代客理財本質、依靠投資研究能力的盈利模式。

  《金融時報》記者:在銀行申設理財子公司之初,便有業內人士提出,理財子公司與母行以及母行旗下其他資管子公司的關系如何統籌協調將是難點。對此,您如何看?

  曾剛:從國際經驗看,國際大型銀行由于監管法規要求、收購兼并歷史、稅收籌劃和風險隔離考慮等多種因素,多是在混業框架下通過成立子公司來從事資產管理業務。從業務板塊設置來看,有的銀行將資產管理作為一級業務板塊之一(此時多和財富管理、私人銀行相結合,不是狹義的資產管理),有的是將其作為一級業務板塊下的重要業務條線。不管其設置如何,資管業務與銀行集團的業務協同程度都非常高。

  這一方面是因為資管業務的重要性不僅在于直接的利潤貢獻,更重要的是在維系客戶以及帶來其他業務方面發揮積極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銀行在客戶資源、交易銀行、投資銀行方面的能力也能為資產管理投資提供有力的支撐。有鑒于此,盡管大都采取了獨立法人的形式來實現與母行的風險隔離,但在業務上,國外大銀行都高度重視資管業務與其他業務板塊間的聯動、交叉銷售,發揮各業務綜合經營、互相帶動的范圍經濟優勢。

  《金融時報》記者:理財子公司的設立,對于促進銀行理財業務回歸資管業務本源、有序打破剛性兌付,有何積極意義和作用?

  曾剛:按照資管新規的要求,“主營業務不包括資產管理業務的金融機構應當設立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資產管理公司開展資產管理業務,強化法人風險隔離”。而在商業銀行、證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險公司、期貨公司和信托公司這些主要的資產管理行業里,經營范圍內不包括“資產管理”業務的只有商業銀行。換句話說,資管新規中“建立資管子公司”的要求,實際上是專門針對商業銀行的。

  為什么要針對商業銀行設立這樣一條規則?我們認為,主要基于兩方面的考慮:一是將銀行理財這一最大的資管業務參與主體置于法律監管范圍內,擁有法律認可的權責關系和地位;二是讓銀行理財業務真正實現獨立運作,在實現與傳統業務之間的風險隔離的同時,為銀行理財業務的市場化、專業化運營創造條件。

責任編輯:李柳嘉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